澳门新匍京1

 
 
 
 
当前位置:澳门新匍京1 >文化沃野
 
窗前的那棵柿子树
来源:技术质量部 刘勇 发布时间:2019-12-19
  
  坐在母亲的炕头儿,灯笼似的柿子挂在树上一片橘红,锈红色的几片叶子在空中舞动,窗前的那棵柿子树将我拉入记忆的春夏秋冬,春日带着挂满枝头的鹅黄,夏日的青翠欲滴抵抗着酷暑艳阳,深秋的嫣红是寒霜的击打,寒冬的沉寂是孕育来年的希望……
  春天的她起得很晚,但那青青的毛毛虫好像一伸懒腰就是一树油亮亮的新绿椭圆。当奶奶用木叉支开那扇木格的纸窗,树上的一簇簇鹅黄的小花会竞相开放。那股淡淡的甜香也会溢出院墙。迷蒙的细雨给柿花戴上晶莹的水珠,落地的花瓣带来无因的伤感,小小的方托上圆嘟嘟的果实结束了花开的短暂,一点不像奶奶小脚步履蹒跚。
  夏日充足的阳光及偶尔的细雨,使得隐藏枝繁叶茂中的果实拙态可掬。禁不住娇阳的炽烤亦或因雾气的笼罩,小拳头似的青柿子悄然的离开柿蒂的环抱,奶奶会轻轻的捡起,埋在温热的草木灰里。三五日后剥去黑乎乎的外皮,桔红的瓤伴着烧过的焦糊吸入肺腑,那份软甜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。
  秋风的萧瑟将柿子吹白,总有几个争先的橙黄,奶奶会拿一个布兜将“树烘儿”顺下来亦或采下几个稍红的柿子放进可以抽掉涩味的米缸,留给我们哥儿俩。看我们争相的吃相,她眯起双眼好像比我们吃柿子还甜。柿子大面积变红的时候,母亲会用簸箕将柿子放入家里的大缸,用手测试温水的微烫,用木棒不定时的搅动。在三次温水的暖润后盖上被子,第二天就能吃到又硬又甜的柿子了。
  初冬的微霜打下微红的树叶,催化了柿子的成熟。一颗颗吊钟似的柿子是那样的鲜红透亮、那样的玲珑剔透。这也许是小院儿特有的秋韵吧。父亲会用一根带有铁钩和袋子的竹竿夹住柿蒂,一转柿子就掉入袋子里。不知道是不是父亲有意留下,那些高处的柿子仍挂在树上,成为过冬的鸟儿的食物。
  深冬接连着春节的喜气,不知道母亲每年柿子都藏在哪里,临近年夜的时候她都会拿出几个冰柿子,放入冷水中一拔,外面会出现一层冰壳儿。用小勺磕破冰,舀出带有冰碴儿的柿瓤儿,那是一种透心的甜,是一种淋漓的爽。
  如今的柿子虽然不如童年的香甜。但柿子熟了,母亲的电话却会如期而至,让我们去品尝儿时的味道。走出院子,望着窗前的柿子树,募然泪落,是“事事如意”的吉祥的喜庆,亦是母亲炸柿子圈的香甜……
  静享冬寒,是心里渗出薄凉的思,柿染衣红,是亲人远方温热的念……
 
 
  
 
 
   
版权所有:中基发展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
网站备案:京ICP备09039025号
地  址:北京市顺义区机场东路2号中国冶金地质4号楼
官方微信